伊朗世界文化遺產見證著多文化融合

2020-01-18 20:35:45  阅读 433015 次 评论 0 条

從2500年前的波斯帝國故都,到伊斯法罕精美的建築群

伊朗“世遺”見證著多文化融合

美國總統特朗普近日揚言要對伊朗52個目標實施打擊,其中一些是文化遺址。此番言論令世界愕然。

事實上,作為擁有2500多年曆史的文明古國,伊朗有24處世界遺產載入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的《世界遺產名錄》,其中2處為自然遺產,其餘22處均為文化遺產。這22處文化遺產代表了伊朗不同時期、不同文明、不同領域的燦爛曆史,是多民族智慧的結晶、多文化融合的成就。

文明遺跡絕不能因政û或戰爭受威脅或被毀滅。

波斯波利斯,昭示著輝煌的古代波斯文明

作為古代波斯帝國輝煌的象征,位於伊朗法爾斯省的波斯波利斯,於1979年被聯合國教科文組織收錄為世界文化遺產,也是伊朗最負盛名的景點之一。1971年,巴列維國王在波斯波利斯舉行紀念居魯士大帝建立波斯帝國2500周年盛Ū可以看到,波斯波利斯至今仍承載著波斯民族遙遠而驕傲的夢想。

“我大流士,偉大的王、萬王之王、萬邦之王、該宮殿的建造者。”伊朗阿契美͹德王朝著名的國王大流士一世的霸氣宣示,記錄在波斯波利斯阿帕達納宮奠基銘文中。波斯波利斯於公元前518年開始興建,曆經多代君主不懈努力,最終形成由“萬國門”“階梯”“宮殿”組成的建築群,並按照宮殿、金庫與貯藏室、行政用房、軍事區等在功能上作了明確區隔。

其實,“波斯波利斯”為古希臘人的叫法,真正的波斯語名稱為塔赫台·賈姆希德,意為賈姆希德的禦座,後者在菲爾多西所著《列王紀》中被描述為“統û伊朗700年的國王”,創造了伊朗人的新年“努魯茲”節。

作為阿契美͹德王朝的禮儀首都和藝術展示場所,該“禦座”背靠崎嶇不平的山峰,修建在一塊高17米、半人工半天然的台地上,俯視著廣袤富饒的平原,積約13.5萬平方米。

“我薛西斯,按照阿胡拉馬茲達的意旨,修建了該萬國之門廳”。由4栻ث約25米的石柱組成的“萬國門”由大流士一世之子薛西斯一世主修築,門柱上雕刻著人獸身像,象征著帝國的力量。“萬國門”的長廊連接著阿帕達納宮。

作為波斯波利斯最古老、最宏偉的宮殿,阿帕達納宮集中展現了波斯帝國的盛景。阿帕達納宮現存13根石柱(見題圖),其東㚎被完好保留,上的石雕不僅表達了瑣羅亞斯德教、即中國人熟知的拜火教的意義,而且記述了臣邦晉謁的景象。禦林軍、皇家儀仗隊、波斯和米底貴族分次排列,23個屬國臣邦的使團三人一排,帶著貢物由官員帶領行進。尤為精巧的是,23幅臣民浮雕通過對人物發型、膚色、服飾、特產的描繪,為現代人還原出古代中東地區民眾的風俗風貌。

在公元前332年馬其頓國王亞曆山大的東征中,該建築群被焚毀。木質的屋頂㣛煙滅,製的地基、柱台、廊柱與柱頭得以保存。獅子、鷹等動物形象被對稱㛕為柱頭,或立於石柱,或臥在,或收於海外博物館,顯示出其技術之精湛與工程之浩大,昭示著古老的波斯文明。

距離波斯波利斯約80公裏處,是2004年被列入世界文化遺產名錄的帕薩爾加德,由阿契美͹德王朝締造者居魯士二世於公元前550年建立,是西亞第一個多文化帝國首都。居魯士二世也因釋放“巴比倫之囚”聞名遐邇。約160公頃的帕薩爾加德遺址包括居魯士二世的陵墓、宮殿和花園,突出反映了皇家藝術和建築特色,以及波斯人的文明程度。

這兩處文化遺產所在的法爾斯省位於伊朗中部,在阿契美͹德王朝和薩珊王朝時期均扮演著重要角色。法爾斯省省會設拉子以南的û魯茲阿巴德曾為薩珊王朝的首都,設拉子也被認為是波斯文化的代表。

2018年,薩珊王朝考古遺址成為法爾斯省第三個被列入世界文化遺產名錄的曆史遺跡,見證了波斯、帕提亞文化傳統和羅馬藝術在伊斯蘭時代對建築和藝術風格的重大影響。

除了典型的波斯文明遺址,伊朗還有5處公元前的文化遺產。比如出土第一部民法Ū謨拉比法Ū的蘇薩,是最古老的人類居住遺跡之一,公元前7000年即有人類聚居的痕跡,而建城可追溯至公元前4000年。

伊斯法罕“半天下”,多樣文化各放光彩

與設拉子的地位相對應,伊斯法罕則成為伊朗伊斯蘭文明的中心。16世紀末,薩法維王朝的阿巴斯一世在取得對烏茲別克人的勝利後,從加茲溫遷都至伊斯法罕,並對ヽ進行大規模擴建。國內和世界各地的商人、工匠、藝術家聚集於此,伊斯法罕在17世紀上半葉發展成為伊朗的商業、手工業、藝術中心,曾有伊斯法罕“半天下”的美譽。

伊斯法罕彙集了宮殿、橋梁等伊斯蘭風格明顯的文化景觀。四十柱宮巨幅壁畫和拱頂繪畫描繪了《列王紀》中的著名場景,坐落在紮因代河上的三十三孔橋可供行人和馬車雙向分行。而市內最有名的,莫過於1979年和2012年成為世界文化遺產的伊瑪目廣場和伊斯法罕大清真寺。後者始建於8世紀,在11世紀的塞爾柱王朝時期形成區別Ҙ拉ɢ清真寺的風格,後經多個王朝擴建,成為伊斯法罕最古老、最壯觀的清真寺。

伊瑪目廣場由阿巴斯一世修建,總積超過8萬平方米,原名為“世界映畫廣場”,後改名為國王廣場,1979年伊斯蘭革命勝利後更名為伊瑪目廣場。一起改名的還有位於廣場南側的伊瑪目清真寺,是伊朗在建築、木雕、釉磚工程上壯麗精美的典範,與之遙遙相對的,是廣場北端的商隊驛站和巴紮集市。廣場原設計為馬球場,現在還能看㖀柱,登上廣場西側中間的奧利·高普宮,可以俯瞰整個廣場、觀賞馬球比賽。

伊朗的世界文化遺產不止波斯和伊斯蘭風格。在伊朗西北部的東、西阿塞拜疆兩省內,亞美͹亞人的聖薩迪厄斯修道院、聖斯特帕諾斯修道院、聖瑪麗教堂三個基督教堂作為集合,於2008年載入遺產名錄。位於伊朗北部古萊斯坦省內的高布斯拱頂尖塔,則代表了神秘主義風格,這個建於10世紀的建築連同地基高達72米,是世界上最高的全部用磚建成的塔。

除了人文建築,大不裏士巴紮、雅茲德老城,以及馬讚德蘭省、法爾斯省、克爾曼省等多省內具有波斯風格的伊朗花園,作為人文空間被載入遺產名錄。位於胡澤斯坦省的舒什塔爾水利係統、在多省皆有分布的波斯坎兒井,兩處水利工程因悠久的曆史、獨特的開創性、因地製宜的技術,同樣被收錄。

地處伊朗中部半沙漠地區的梅滿德擁有大約8000年至1.2萬年的曆史,當地居民在軟ר上開鑿的窯洞在幹旱的半沙漠地區非Ů罕見。居民冬季住在窯洞裏,春秋兩季住在山區臨時定居點裏,這樣的文化景觀呈現了一套獨特的遊牧係統——為適應人的生活,並非根據水草而遷移。